成年人快手

许老黑一点都不忌讳,把他与张孝南和方自立三人,这次炒钢的整个经过,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。

张孝南和方自立在旁边补充,也很真诚。

三人向白手表示诚挚的道歉,再次长时间鞠躬。

最后三人表态,以后不管白手拿不拿三人当朋友,三人都会当白手是朋友。

还诅咒发誓,如有违背,天洙地灭。

大厅里响起掌声,送给三人。

这么一来,白手没有退路,只能与三人继续当朋友,那一页翻不过去,也要想办法翻过去。

三人的目的达到了,继续能名正言顺的在一号桌边坐下。

正在一榔头西一棒的聊着,隔壁的市建协会派人来叫白手,说会长常清扬有请。

白手很快坐在了常清扬的办公室里。

常清扬看着白手,开门见山道:“刚接到公安部门通报,我才知道,你今早又被袭击了。”

白手苦笑道:“没用枪没用炸弹,我勉强还能应付。他们要是用枪用炸弹,我可就玩完了。”

肩上蝶的诱惑

常清扬起身踱步,皱着眉头也在苦笑,“别的我都能帮你,可这种事我帮不了你啊。”

“不用你帮,我就听天由命吧。”

常清扬坐回到沙发上,“主要怀疑对象,也就那几个亏得多的家伙。小白你仔细想想,到底哪个可能性最大?”

白手不想,摇了摇头,“老常,没有用的,看着谁都像,仔细想想,又谁都不像。”

“唉,不说这事了,说正事,说正事。”

“什么正事?”

常清扬道:“三个正事。一,市建委和市建设局正式批准,由咱们市建协会负责,创办一本建筑方面的杂志。”

白手笑了笑,“不就是要我出点钱么。这没问题,要多少,什么时候要,你通知我就行。”

“二,咱们协会和同济大学合作,从今年开始,举办建筑行业培训班。”

白手摆手打断,“老常你忘了?我早就参加过了,我的结业证书,还摆在我办公室呢。”

“你听我说。这次的培训班,面对的不仅是你们这样的老板,主要是针对老李和老顾那样的经理人,以及下面的项目经理和施工员。像你的公司,至少有五六十人,应该分批参加培训。”

白手点了点头,“我没问题,我公司也没问题。老常,到时候你帮我安排,只要不影响公司和项目的日常工作就行。”

“小白,谢谢配合和支持。”

白手笑骂道:“他娘的,你们无非是想变相的搞点钱罢了。我配合,我支持,谁让我有几个臭钱呢。”

“哈哈,算你小子识相。”

“第三个什么事?”

常清扬道:“后天召开市建协会换届会议,有关领导都会出席,电视台和报社都要派记者来。说好了啊,你不仅要积极参加,还要接受副会长的提名。”

白手急忙摇头加摇手,“老常,我还是坚持我原来的要求。会议我一定积极参加,但副会长我一定不当。”

“小白,你给我点面子行不行?”

“不行。让我当理事我接受,当常务理事我也接受。但让我当副会长,我坚决不干,打死我我也不干。”

“小白,这是局长的意思。”

白手态度坚决,“老常,你替我谢谢局长。这个副会长先给我留着,我十年后再当。你告诉他老人家,如果可以的话,把会长一职也给我留着,我二十年以后要当的。”

“你啊你,哈哈……”

五月五日,市建筑协会换届选举大会如期召开。

会议在同济大学礼堂举行。

一千多个包工头,五百多个与建筑工程行业相关的单位和部门及供应商,都是协会的会员,一家一个,几乎都参加了会议。

会期两天。

第一天,上午开幕式,市领导讲话。

下午,会长常清扬做工作报告。

好家伙,常清扬逮着这么一个机会,整整讲了一个小时又四十分钟,

和不少同行一样,白手也听着听着听睡过去了。

第二天。

上午选举建筑协会新一届理事。

理事共设一百零一人。

白手毫无悬念地当选,只是得票率不是很高,只得了一千一百二十三票。

但这个得票数,也能排入前五名。前四位,除了上届会长常清扬和一名专职副会长,还有上届的秘书长和市一建的老总。

白手了不起。

下午,会议还没开始,董培元和谢洪水他们,就把白手拉进礼堂。

“小白,这个副会长你要当。”谢洪水率先发难。

“我为什么一定要当?”白手气道。

董培元道:“为了你自己,更为了我们。小白,你代表我们啊。”

胡祥瑞道:“对,就算是为了我们,你也得当这个副会长。”

“呵呵……我是个自私的人。我可以为自己去当这个副会长,但是,我绝对不会为了你们去当这个副会长。”

曾玉山叹了一声,“傻哦。我想当而当不上,小白,你这是傻瓜吃黄瓜。”

“这话怎么讲?”

“不知道什么是瓜呗。”

白手呵呵笑道:“我承认,我不知道什么瓜。因为我不是吃素的,我喜欢荤菜,最喜欢吃肉。”

怎么劝,白手就是不松口。

谢洪水道:“不管了。老曾,咱们直接选他,赶鸭子上架,先赶上去再说。”

一帮老板围着白手,一致同意谢洪水的建议。

白手端着脸道:“你们听好了。我要是当上副会长,我马上与你们断绝朋友关系。我白手说到做到,决不食言。”

这么一说,大家不敢继续鼓噪,默默散去。

会议继续举行。

先选出三十一名常务理事,白手名列其中。

最后选举会长一名,副会长五名,秘书长一名。

如白手所愿,他没有当选副会长。

会议闭幕式,重新当选会长的常清扬致闭幕词。

看到常清扬拿着厚厚的讲话稿,白手赶紧起身,找个角落睡了过去。

一个小时后,会议闭幕,与会者纷纷离开。

新当选的副会长许老黑,看到白手还在酣睡,走过去推他一把,“哎,走了。”

白手一动不动。

许老黑俯身一看,面色骤变,撕心裂肺的喊起来。

“来人啊,小白,快来人,小白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