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673

不怪他们怀疑,毕竟昨天他们才想找西郊的一个院子呢。

白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站起来就要和那边的青年搭话,却被满宝一把扯住袖子。

她跟着站了起来,目光炯炯的转身去看那几个青年。

被俩人盯着的青年们:……

他们这才反应过来,他们在这儿议论两个少年少女,人家是听得到的。

毕竟是弟弟请来的客人,祁大郎颇觉失礼,连忙站起来要致歉,满宝却是直接看着关二郎问,“你是城外关家庄关老爷的儿子?”

关二郎一愣,看了满宝一会儿,然后起身行礼笑道:“我这几年不在益州城,不知小妹是哪家的小娘子?”

满宝上下打量了一下他,没从他脸上看出和关老爷哪儿相像,所以有些怀疑,“你真是关老爷的儿子?”

关二郎:“……是,小娘子是?”

满宝道:“我和纪大夫去看过关老爷,只见过关家的大公子。”

关二郎忍不住扭头去看他的朋友们,祁大郎便笑道:“这位便是跟着纪大夫学医的周小娘子吧?”

见满宝点头,他便扭头与关二郎介绍道:“周小娘子的医术可好了,之前还跟着范御医治过季家的小公子。”

软萌吉他女孩像极奶茶妹妹轻盈唯美

关二郎怀疑的看着年纪轻轻的满宝,只能礼貌的笑了笑。

祁大郎见了理解,他当时回来听他弟弟说起这事时也是一脸的怀疑,但连他父亲都说当时季浩很是凶险,多亏了纪大夫身边的一个小医女给止住了血,似乎后头还给了一张药方,人这才活了过来。

满宝没留意祁大郎,而是就盯着关二郎看,她觉得贸然问别院的事不好,于是就以关老爷为突破口,道:“我近来正在整理关老爷的医案,发现他头疼的毛病不止十年而已,而是自十一年前就有了……”

满宝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先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白善一眼,莫名的觉得这个时间也有些巧。

白善也看了她一眼,微微颔首。

满宝便对关二郎道:“这头痛的原因有很多种,但其实不论生的哪一种病都与起居饮食有关……”

满宝吧啦吧啦的给关二郎普及了一下病因,着重提了一下她认为关老爷生病的主要原因。

不仅关二郎,就是其他人也听得一愣一愣的,主要是他们从没这样细致的了解过生病的原因。

病了,去看大夫,大夫最多说一句“风邪入体”,或是说“肝气不顺”之类的话,可不会跟他们说因起居、时节、饮食的不同原因造成的阴阳失和,然后生病。

几人听得一愣一愣的,关二郎听得不是很明白,但觉得对方很厉害的样子,于是做倾听状,偶尔请教几句,满宝都说得细细的。

祁大郎等人感兴趣起来,干脆起身让了两个位置出来,让他们坐下,其中一人还撸了袖子伸出手来,“小娘子这么厉害,不如帮我看看,我这几日起居饮食可合宜?”

满宝不太想搭理他,只想和关二郎说话,好问出更多的别院和关老爷的事。

但她隐约知道她拒绝不好,且大家都还好奇的看着,她便折了折袖子,一边上下打量他,一边伸手搭在他的脉上,看了看他的舌苔后道:“不合宜,你吃太多肉了,腹内不消化,伤了胃气失和,冬时饮酒过多,伤了肝气,肝肾不顺,因此近日难以入眠……”

满宝看了一眼他脸上的痘痘,委婉的道:“表里失和,脸色就不好。”

公子听得一愣一愣的,忍不住抬头看向朋友们,“说得还真对,我就爱吃肉,去年从腊月起就应酬不断,酒就没断过,我这几日夜一深反而睡不着了,鸡都没醒,我就先醒了。”

他兴奋起来,问满宝,“可有方子治吗?”

“有,”满宝想了想道:“开个调理的方子喝三天就好了,春日里要少吃肉,多吃五谷和菜蔬,可食些甜食。”

他好奇的问,“为何要食甜食?”

满宝看了他一眼道:“春日肝气盛,肝气旺会影响到脾,甜可强脾,酸入肝中,所以春日要少酸多甜。你肉吃太多了,春天是四季之始,万物生发之时,因此要多食五谷。”

满宝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,有些疑惑,“你们都没看过《黄帝内经》吗?”

祁大郎等人:……他们为什么要看《黄帝内经》,他们又不是大夫。

满宝指着一旁的白善道:“他就看了,而且我先生也读过《黄帝内经》。”

祁大郎等人僵笑道:“你们先生真是博才多识。”

满宝和白善一起点头。

然后满宝就顺势放开了坐着的这位公子,又看向关二郎,“关二公子,我去给关老爷扎过几次的针,但每次看诊都是纪大夫来做的,关老爷貌似也不是很想治病了,所以不论是纪大夫,还是我问的问题他都不喜欢回答,其实我觉得关老爷的头痛若是调理得当,还是有些机会的。”

满宝没有把话说死,只道:“毕竟不是急病,他病了有十一二年了吧?你还记得他第一次说头痛是什么时候吗?”

关二郎没怀疑,周围的公子们也没怀疑,毕竟满宝年纪小,一个医者碰到了病人家属,想趁机了解一些病情是正常的。

关二郎仔细地想了想道:“好似就十年前吧,父亲突然倒下,请了许多大夫来看都没用,连王爷都派了御医来看,药吃了不少,针也没少扎,就是时好时坏,这些年越发的重了。”

白善眉头微跳,站在满宝身边浅声笑道:“没想到关老爷和王爷还有交情。”

祁大郎就笑道:“这就是小郎君来得迟不知道了,关老爷本来就出自王府,王爷待关老爷一向好的。”

满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身子微微一偏,袖子擦着白善的袖子,她的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,让他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满宝眼睛晶亮的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关老爷突然换了住处,或是饮食不定,这才引起的头疼?”

她咽了咽口水问,“才听你们说有个别院,难道关老爷以前是住在别院里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