夸克app下载最新版

();

咚!

天寂子脚下的镇世铜棺巨震,亿万寂灭道气冲天而起向古青冥罩去。l

古青冥冷冷一笑,掌中八荒封神碑一推,顿时不可思议的镇压伟力出现,冲来的亿万寂灭道气部凝滞在半空前进不得。

“这等雕虫小技就不要拿出来卖弄了,天寂子,你有什么手段难道本座还不清楚,这座万神殿乃是我家老祖宗,劫皇帝尊所留,你有什么资格插手!”

古青冥不屑一笑,紧接着八荒封神碑狠狠向天寂子砸去。

这一砸宛如大地倾覆,浩瀚无尽的力量铺天盖地般向天机子碾压过去。

当!

天寂宗脚下的镇世铜棺腾空而起,挡住了八荒封神碑,他淡然道:“说的也是,你我可是老对手了,尽管这座万神殿乃是劫皇所留,不过万神殿之中的神祗可是有很大一部分乃是我天寂宗的人,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?据我所知,你这件八荒封神碑现在只是一件空壳而已,荒古时代劫皇所封的诸神,部在万神殿之中沉睡,若是让你得到了万神殿的千万神祗,那还了得!”

天机子毫不讳言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,就是要阻止古青冥得到万神殿中的千万神祗,只有那千万神祗回到八荒封神碑之中,这件帝器才是真正的圆满,威能也会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遍数荒古十帝炼制的帝器,八荒封神碑的威能数一数二,倒不是因为劫皇乃是十帝最强,而是因为,像青皇、殛皇那等帝尊,他们的一身本身大部分都是自己的神通手段,而不是帝器,帝器对他们来说已经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。

劫皇自身的神通手段在荒古十帝之中并不强横,可他炼制的八荒封神被却不一样,这件帝器跟张乾的诸天万道策有异曲同工之妙,可将死去的修士封印到神碑之中,成为一尊尊被神碑主人御使的神祗。

牛仔短裤校花美女清纯公园美照

荒古时代劫皇足足封了千万神祗在其中,让八荒封神碑的威能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。

这也是劫皇名为劫的原因,他自己就是天下大劫,就是杀劫,就是神劫!

劫皇横渡规则海洋之前,在这座四海游弋的金鳌背上炼制了一座万神殿,将八荒封神碑中的千万神祗封印在其中,毕竟千万神祗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掌控的,没有帝尊的境界,他的后人不可能统御这千万神祗,为了让自己的血脉后裔御使八荒封神碑,他索性将千万神祗分离出神碑,如此他的后人也能自如的御使八荒封神碑了。

不过他也留下了遗言,若有危难,可至金鳌岛万神殿取出其中的千万神祗,让八荒封神碑重新圆满。

眼下大劫将至,十帝家族跟九天宗门之间的局势越来越紧张,劫皇帝族索性动了取出千万神祗,让自家帝器重归圆满的念头,以此度过大劫。

可谁想到他们出动的消息不知道怎么被天寂宗知道了,天寂宗跟在劫皇帝族后面,也找到了金鳌岛,进入了这个天坑,见到了万神殿,两方顿时掀起无边大战。

这其中的隐秘张乾自是不知,不过他听到万神殿这个名字之后,心中一动,这才发现,在这天坑底部的浩瀚战场一角,有一条黑洞洞的通道,通道极为广阔,里面一片漆黑,偶然有一丝丝璀璨的神光闪过,伴随着神光还有狂涌出来的神性气息!

“万神殿!通道后面难道就是他们口中的万神殿,竟然封印着千万神祗,劫皇真不愧是劫皇之名,也不知道这千万神祗他是怎么弄出来的。”

张乾看向那通道之时,却有人先一步落在通道近前,那人一身火红的帝袍,正是太昊!

“万神殿?千万神祗?有趣,本皇就不客气了!”

太昊戏虐一笑,就要迈步进入通道。

“大胆!”

“你该死!”

天寂子跟古青冥顿时爆喝起来,二人直接罢手,双双向太昊冲去。

“你这小妖简直找死!”

古青冥更快一步,一掌向太昊拍去,太昊此刻收敛了自己的一切威压,导致根本没有人看出他的真正修为,古青冥甚至对太昊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前,那个弱小的金仙妖魔,他一出手却是连八荒封神碑都懒得动用,直接一掌拍出,显化碑影,镇向太昊!

“小妖?”

太昊露出神秘的笑容,眼看古青冥的碑影就要落下,他突然一伸手,手臂直接化作金红的三足金乌利爪。

喀嚓!

虚空被他的利爪贯穿,在古青冥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这只可怕的利爪狠狠抓在他的心口。

噗……!

古青冥狂喷鲜血,倒飞出去,并且响起一连串骨骼碎裂之声,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你……”

古青冥强忍着心口剧痛,刚才这一下,太昊差点把他的心脏抓出来。

成功隐藏实力让古青冥吃了一个大亏的太昊哈哈大笑:“如何?我这小妖的手段可还入眼?”

轰隆隆!

话音一落,太昊周身气血暴动,一轮炽烈无比的大日真形出现在他背后,不朽大圆满境界的肉身展现无遗,那种独属于三足金乌的可怕道意狂扫而出!

“你……你这是!不对,你到底是谁!”

这一下不但古青冥有些傻眼,就连天寂子都瞪大了眼睛。

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太昊?

太昊不是一尊金仙么,什么时候成了太乙金仙,而且这等肉身威能,就算跟人王相比多不差分毫。

“八荒封神碑,镇世铜棺,本皇果然来了运道,刚刚突破,就有这等至宝送上门来,我也不怕告诉你们,我的十万手下已经布下了万妖昊天大阵,将此处彻底封印,尔等是跑不出去的,识相的将你们手中的至宝交给我,发下臣服本皇的大道誓言,还能活命,不然的话,这座天坑就是尔等的坟墓!”

太昊的脸色变得无比狰狞,眼神中露出肆意的神光。

他的野心在这一刻展露无异,他不但要帝器跟先天灵宝还要收服天寂宗跟劫皇帝族,端的是胆大包天。

不过此刻的太昊确实有这个资格这么做,重伤的古青冥冷冷的看着太昊,也不开口,倒是天寂子仿佛是受到了偌大的侮辱一般大吼道:“你不过是一只妖魔,竟然妄想染指帝器灵宝,还想让我等臣服?你在做梦?我明白了,据说你身怀三足金乌血脉,你的修为这般突飞猛进想来是血脉进化完毕,成就了真正的三足金乌,不过你以为你是谁?本座的肉身也是不朽境界,更有先天灵宝镇世铜棺在手,凭你也敢侮辱本座?死来!”

天寂子是一贯看不起走妖魔道的湿生卵化之辈的,对那些妖魔道修士他连正眼都不会看一眼,哪怕太昊现在的威能已然屹立绝巅,天寂子依旧看不起太昊。

咣当!

突然,天寂子的镇世铜棺棺盖翻开,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闷吼响起,伴着闷吼一阵阵宛如万古杀孽化形的可怕存在,横扫出狂暴无边的凶横之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