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茶影院app官网

,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!

随着宝哥接过林天驰递去的三十三万现金之后,他们那边的一伙人,都转身离开,向电子厂院外走去。

“啪!”

林天驰掏出打火机,随即将宝哥留下的欠条点燃,这一抹火光,燃烧的已经是杨东他们手中,最后的一笔积蓄。

随着尘埃落定,一行人多年打拼回来的一切,重新化为乌有,张傲看见这一幕,眼眸颤抖,没敢吱声。

“勋哥,屋里聊吧。”杨东看着站在对面的孙建勋,微微侧身。

“不了,我过来,就是跟说几句话。”孙建勋微微摇头,看了一眼杨东身边的车:“准备走啊?”

“也看见了,现在的大L,就连这些在赌局上放高利的二流子,都已经能踩在我们头上了,留在这边,我没什么发展。”杨东点头回应。

“私人会所那边,发生了一起爆炸,法医过去之后,在爆炸废墟里提取了不少人体组织碎片,因为爆炸威力太大,所以几具尸体都是残缺的,而经过DNA比对,其中一部分的组织碎片,是吴坤的,还有一个头颅,是他的司机吕朔的,另外一条右腿,属于一个叫周煜宸的人。”孙建勋看着杨东,声音低微的回应道。

“刷!”

杨东听见这话,猛然抬头。

“根据法医的说法,在那种威力的爆炸当中,人能存活下来几率微乎其微,所以,吴坤大概率已经没了,根据现场人员的口供来看,今天晚上,与吴坤发生火并的人,是巩辉与周煜宸,而周煜宸带去的人,除了两名刑满释放人员,还有两名通缉犯。”孙建勋并不避讳的回应道。

白色袜子清纯氧气毛衣萝莉美女唯美写真

“呼呼!”

杨东听见这个回应,呼吸急促,手掌颤抖的拿出了烟盒,低头点燃。

“小东,我不管今天晚上的案子,有没有参与,可是吴坤死了,老柴的仇,也算报了,这件事已经结束了,我来见,只是想劝一句,走吧!走了就别再回来!”孙建勋看着杨东,十分认真地开口道。

“吴坤死了,可白沐阳还在!”杨东看着孙建勋,同样认真的开口。

“白沐阳跟吴坤不一样!把他当作假想敌,就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,懂吗!”孙建勋十分理智的开导着他。

“老柴用命保我,我不能让他白死。”杨东语气生硬,态度坚决的回应道。

“这事,还不打算让它结束吗?”孙建勋听见杨东的回应,忽然变了脸色:“小东,经历过这件事,应该清楚,江湖路,就是不归路!在这条路上混,就是别人盘子里的一道菜!别人圈养的一头猪!不管赚了多少钱!混的多么好!但拥有的东西,别人只要想拿走,随时就能拿走,而且是义正言辞的拿走,懂吗!”

“现在我大哥都已经被判死了,让我怎么结束?!”杨东看着孙建勋,同样情绪激动地回应了一句,随即牵动了伤口,开始连连咳嗽。

“现在能平安无事,是因为柴华南花费了很大代价,才保住了,而并不是说光耀集团的人拿一点办法都没有!连柴华南和聚鼎集团都已经折在了他们手里!再去拼命,跟飞蛾扑火有什么区别!的鲁莽,只会让柴华南身边,再添一座新坟!”孙建勋认真的回应道。

“可仅仅是一个吴坤,代表不了整个光耀集团!不是吗?”杨东抬头跟孙建勋对视一眼,眼神中充满了执拗。

孙建勋听完杨东的回应,沉默当场,久久无言,他了解杨东的性格,更知道他不是一个容易轻易妥协的人,但是在孙建勋看来,在他与白沐阳的这场交锋中,杨东的胜算,是无限接近于零的。

“勋哥,谢谢能过来告诉我这些事,放心吧,我不会像个亡命徒一样找白沐阳硬拼,也不会让复仇成为我部的人生。”杨东知道孙建勋的沉默代表了什么,语气也随之柔和了许多。

“随吧。”孙建勋见自己劝不住杨东,也就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纠结,而是话锋一转道:“接下来,想去什么地方?”

“还没想好,没什么目标。”杨东摇头回应。

“我在山D那边,有几个朋友生意做得还不错,如果想过去,我可以帮介绍一下。”孙建勋开口回应。

“勋哥,以前几年,我始终被老柴呵护,现在老柴没了,我想自己闯闯。”杨东了解孙建勋的性格,知道他既然能给自己介绍关系,肯定就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忙的,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,不管去了哪,都是在给别人添麻烦。

“行,既然心里有数,我就不多说了,等什么时候有需要,随时联系我吧。”孙建勋顿了一下:“什么时候走啊?”

“今晚,如果不是为了等,我现在都已经上路了。”杨东笑着开口。

“缺钱吗?”孙建勋再问。

“不缺,还有。”杨东再次摇头,最近这段时间,孙建勋帮他的太多了,所以他是真的不想再去给对方添麻烦。

“行,我来这边还有案子要办,就不送了。”孙建勋拍了拍杨东的胳膊:“保重。”

“哎!”杨东微微点头,随即就要等车。

“小东!”就在杨东即将要坐进车里的一刻,孙建勋犹豫了一下,还是继续开口道:“巩辉和雷钢的身份,现在已经脏透了,离他们远一点,一旦沾上了他们,身份就洗不清了。”

“我跟他们之间,没有任何联系。”杨东一怔之后,轻声回应道。

“一路顺风。”孙建勋也不知道信没信杨东的话,坐进车里,向后倒去。

“东哥,今天他们来要账的事……”张傲等孙建勋走了,开口就要解释宝哥的事。

“没关系,咱们最近乱七八糟的事已经够多了,别让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添堵了,欠的钱,是在公司好的时候借的,那时候的三五十万,对于来说不多,我能理解,至于赌博的事,自己琢磨。”杨东摆手打断了张傲的话:“开车吧。”

“哎!”满心忐忑的张傲见杨东没有因为这件事动怒,心情轻缓了不少,迈步坐进了驾驶位内:“东哥,咱们去哪啊?”

“去富庄那边,罗汉他们已经到了。”杨东把罗汉发来的短信调出来,递给了张傲。

“东子,咱们走了,不用跟毕哥打个招呼吗?”林天驰侧目问道。

“不用,咱们最近给他们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,既然要走,就谁也别惊动,直接离开吧。”杨东说话间,张傲也将私家车启动,缓缓离开。

……

于此同时,身处H国的李俊茹一家三口,正居住在釜S的一家廉价的华人旅馆内,而他们这次的行程,并非准备在H国落脚,而是准备去过渡加拿D,而他们一家三口,只有柴雨琪符合劳务签证的办理条件,至于根本不懂英文的李俊茹,还有未成年的柴浩哲,是根本没有居留条件的,所以他们想要过去,就必须经过中介处理,而这种违规的操作,收费也是极为昂贵的。

这天晚上,李俊茹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总感觉睡不着,于是便冲了一杯廉价咖啡,坐在床边看着窗子外面的一弯银月,在她手边的床头柜上,还放着一个已经空了的烟盒,烟灰缸周围和地面上满是烟头和烟灰。

作为一个刚刚失去丈夫的单亲母亲,李俊茹身处这个语言不通的陌生国度里,满心惶恐,她不清楚自己的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,但是作为一个母亲,在两个孩子面前,她必须得表现得无比坚强,只有在这种静谧的夜色之下,她才有时间卸下满身伪装,去怀念一下柴华南,舔舐一下心底的伤口。

“铃铃铃!”

正当李俊茹眼圈湿润的看着星空之际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内响起。

“啷当!”

李俊茹听见声音,失神间打翻了咖啡杯,将咖啡洒了一床,等她回过神来,一边用纸巾擦着床上的污渍,一边接通了电话:“好,哪位?”

“好,李女士对吧?我们这里是H国五洲国际劳务派遣公司。”对方报完身份之后,继续道:“您有意向想要去加拿D务工,没错吧?”

“对,没错!”李俊茹听见对方问话,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“是这样的,您现在方便出来跟我们见一面吗?”对方继续问道。

“现在?”李俊茹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,微微蹙眉。

“李女士,您也知道自己的情况,们母子三人的身份,是不足以通过正常手段签合同的,所以我们得采取一些非常规的办法,而H国和加拿D是有时差的,现在对方那边正是白天的时间,所以您得过来一趟,配合我们和加拿D那边的分公司,协商解决这件事。”对方语速很快的回应道。

“协商?协商什么?”李俊茹对于这种事一点不懂,所以就多问了一句。

“这样的,们一家三口,只有女儿的学历和雅思成绩符合劳务签证的标准,而和柴浩哲想在加拿D定居,只能申请移民,但是们又不够资格,所以我们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。”中介那边顿了一下:“加拿D那边的大部分劳务签证,都需要HRSDC的LMO,也就是人力资源和社会发展部的劳工市场意见,而某些特殊工作,则不需要HRSDC的LMO就可以到加拿D的工作机会,我们也准备给做一个这种假的履历,让可以作为特殊人才拿下劳务签证,至于还未成年的柴浩哲,我们则决定给他找一个加拿D的领养家庭,让他能有机会在那边生活,当然了,这种领养只是一个幌子,实际上,他还是跟们生活在一起的,我刚刚讲的这些,只是其中的方案之一,我们还有许多其他不同价位的备选方案可以供选择,至于究竟准备选择那一项,还是得由您过来,咱们当面协商。”

“好的,可是我该怎么找们呢?”李俊茹听完对方的解释,点头应声。

“这样吧,把地址发给我们,然后我们派车去接您,可以吗?”

“可以,我在釜S绿山工业园区附近的大鑫旅馆。”

“李女士,请现在带着的两个孩子去门外等待,我们这就派车过去。”

“好的,麻烦了!”

李俊茹跟中介公司的人通完电话之后,就去隔壁房间叫醒了柴雨琪和柴浩哲,随后带着睡眼惺忪的两个孩子,一同下楼。

“大姐,这么晚还出去啊?”旅店吧台内,跟李俊茹年纪相仿的女服务员笑着问道。

“嗯,在这边见个朋友。”李俊茹微微一笑,随即顿了一下:“对了,我刚刚不小心把咖啡洒在了床上,麻烦帮我收拾一下,床单的损失,我会赔给。”

“没必要,都是同胞,还那么计较干什么。”服务员笑了笑:“放心吧,我这就去帮收拾。”

“谢谢。”李俊茹微微点头,带着柴雨琪姐弟二人走出了门外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旅馆后巷。

“吱嘎!”

一台遮挡号牌的海外版现代伊兰特踩下刹车之后,车内戴着口罩和白手套的四个人,同时推门站到了车下。

“就是这啊?”一个青年看了一眼残破的招牌,用汉语向其余人问道。

“对,就是这。”另外一人看了一眼大鑫旅馆的招牌,微微点头:“老板说了,咱们的目标,是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,干死以后,每人五十万。”

“杀小孩,是不是有点做损啊?而且这要是让H国警察抓住,可他妈咋整?”一个大小眼的中年吞咽了一下口水,眼神明显有点恐惧,他们这一行四人,并非职业杀,而是从国内偷渡过来的务工人员,这种杀人越货的事,也是第一次接触。

“操,老板不是说了吗,等今天晚上的事办完,明天就安排咱们回国了,而且咱们在H国没有任何正式的身份,之前也跟这娘仨没有交集,警方肯定查不到咱们身上,更不可能查到国内去!”另外一个中年汉子没当回事的摆了摆手:“哥们,我来这边工作了两年,一共才攒下了不到三十万,但今天晚上的一把活,就能拿到五十万!知道这是啥概念吗?意味着我原本准备回村里盖瓦房,但是现在一把就变成别墅了,在国外杀几个人,还是回国内继续让人瞧不起,这么难以抉择吗?”

“没错,最近H过这边对于黑劳工查的特别严,咱们眼看着就要被撵回国内了,不多捞点钱,能甘心吗?”另外一人也目露凶光的回应道。

“行,我干了!弄死别人,总比饿死自己要强!”大小眼听完几个同伴的话,再一想到自己即将拿到手的报酬,磨着牙点了点头,转身在车里抽出了一把寒光凛凛的剔骨刀。

“走,进去!”随着带队中年一挥手,四个在H国没有任何身份登记的黑劳工,人手攥着一把锋利的钢刀,齐刷刷的向旅店后门摸了过去。

本章四千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