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免费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马军宴请罗汉的一顿晚宴,最后因为麦森的搅局戛然而止,随着麦森离开,众人也逐渐散去,穆宏中率先离席,带着穆永离开了酒店,或许是因为麦森临走时扔下的威胁起了作用,就连杨东他们离开的时候,也只有马军象征性的送了他们一下,其余人连招呼都没打。

距离酒店最近的一家医院内,杨东在处置室内,掌心一共缝了九针,然后又去病房挂上了吊瓶,同时跟林天驰等人产生了一段交流。

“饭店那边的老板跟马军的关系不错,再加上本身也不想参与这些麻烦事,所以马军打了招呼,没有报警。”林天驰看着杨东,轻声开口。

“嗯,不报警是好事,否则这件事真查个几天,对咱们来说,也麻烦。”对于杨东来说,手上缝了不到十针,算不上什么特别大的伤,而且酒店那边的冲突发生的快,结束的也快,双方的人也大多都是皮肉伤。

“妈的,事虽然不大,但是这个结果让人恶心啊!今天晚上咱们这边动手,完全是为了帮那个叫穆永的小孩,结果呢?手上挨了一刀,他们连话都没有,这他妈不是拿咱们当二五子吗!”林天驰关上病房的门,敞开窗子点燃了一支烟,又给杨东递过去了一支。

“我原来认识马军的时候,他不是这种性格,我真没想到,他现在能变成这样!”罗汉听完林天驰的一番话,心里也挺憋屈的回应了一句,今天晚上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是为了帮马军的朋友才动的手,但马军的做法,确实让人有些心寒,也让罗汉脸上挂不住。

“人做生意做久了,遇见的都是勾心斗角的事,想指望他跟在部队的时候那么单纯,肯定不可能,如果谁都像一样保持这个性格去做生意,估计早都赔死了,马军性格变得圆滑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杨东咧嘴一笑,安慰了罗汉一句。

“那怎么办,合着今天这一刀,就白挨了?”林天驰梗着脖子问道。

“我刚才找朋友打听了一下,这个麦森是个贼胚子,为人正经挺操蛋呢!”黄硕也在一边点了点头,插嘴道:“听说他原来卖假烟的时候,让一个小商店老板给举报了,罚了不少钱,还进去蹲了六个月,结果他出来的第二天,那个商店老板的儿子就让人给拽到小胡同里,灌了一瓶子大粪汤,后来对方报警,也没查到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,但这事摆明了就是他干的,这个篮子,连一个小学生都欺负,今天咱们给他好顿揍,他肯定不可能善罢甘休!”

“我又不是菩萨,凭啥替穆宏中挨一刀啊。”杨东讪笑一声,嘬着烟继续道:“今天晚上穆宏中遇见了事,心里挺慌也能理解,我给他一天时间平复心情。”

“啥意思啊,东子?”罗汉斜眼问了一句。

清纯萌妹纸户外扑蝶私照

“明天,如果穆宏中让马军给回电话,咱们就跟他聊聊。”杨东盘腿坐在床上回道。

“那他要是不打呢?”罗汉再问。

“我初来沈Y,跟穆家也没什么交情,可能平白无故的替他挨一刀吗!这一刀,穆宏中如果不给我一个说法,那我就自己找他要,我倒是想看看,究竟是戴森祸害他狠!还是我扒拉他疼!”杨东掸着烟灰,面无表情的开口。

罗汉听见杨东这个回应,嘴角抽动了两下,最终没有吱声,但心中却有了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,这种不舒服,不是来自于外部,而是在此之前,杨东从来没有过这种下三滥的行为,更没说过这种话,而罗汉已经明显的感觉到,自从柴华南没了之后,杨东仿佛受了刺激一样,性格也变得愈发偏激。

“没错,今天这一架,肯定不能白打,的血也不能白流!对付他们这些墙头草,都得硬着点来,咱们如果成天发善心,肯定混不起来!”林天驰听完杨东的话,十分赞成的回应了一句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,穆宏中不顾酒驾的风险,把穆永带到医院之后,也送进了处置室,折腾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才处理完了伤口,之前穆永跟麦森那伙人起冲突的时候,除了腿上被划了一刀,和头上的一个口子之外,因为杨东的及时制止,伤的并不严重,再加上麦森手下那些二流子在动手的时候,也不敢下太重的手,所以一共就缝了十几针。

穆宏中在医院忙了半天,直到穆永的手术完成,被送去病房输液的时候,才猛然想起了帮马军挡了一刀的杨东,随后迈步出门,拨通了马军的电话。

“喂,老穆!”很快,马军的声音顺着听筒传出。

“大军,今天晚上小永的事,全亏了的那几个朋友了,我谢谢!”穆宏中握着电话,言语真诚的回应道。

“咳,谈不上谢,今天晚上这顿饭,本来就是我请的,现在儿子出了事,我心里也不是滋味,不过话说回来,麦森这个傻逼,自从搭上朱勇顺之后,最近确实有点太猖狂了,我感觉裤裆要是没有俩篮子坠着他,他可能都要上天了!”马军也语气愤懑的骂了一句。

“唉,不提这事了!”穆宏中叹了口气,站在敞开的窗边点上了一支烟:“对了,我记着有一个朋友,当时为了给小永挡刀,手都被划伤了!要不然,我给他拿一点赔偿吧,觉得给多少合适呢?”

“哎呦,这个事我还真不好说,因为我跟挨刀的那个杨东也不是很熟,他是我战友的朋友,今天晚上他们找我,也是为了聊送酒的事,结果谁知道,这些烂事都赶在一起了。”马军虽然处事圆滑,但说话还算靠谱的回应道。

“送酒?他们也是卖假酒的?”穆宏中听见这话,脸色变得阴沉了不少。

“不是,他们这伙人,现在好像在卖孝信的啤酒呢。”马军解释了一句。

“哦,这样啊。”穆宏中点了点头,随即岔开了话题:“大军,看这样行不行,把战友的电话给我,我给他们打个电话,毕竟是为我出的事,我多少也给点好处费,意思一下。”

马军沉默片刻,轻声回应道:“算了吧,跟他们也不认识,打电话也没啥好聊的,要不然明天中午,我再叫着他们吃顿饭,到时候也过去吧,今天我战友既然带朋友来见了我,而且还出了事,我如果不吱声的话,我战友的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“好,那我就等电话了。”

“稳妥。”

……

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,杨东在医院输完液之后,因为时间太晚了,众人也不愿意折腾,就驱车回到了苏家屯农村的住宅,而一行人进门的时候,巩辉和雷钢也都没睡,俩人正坐在炕桌边上喝酒呢。

“呵呵,们俩兴致不错啊,这都几点了,还喝呢?”杨东进门后,看见喝酒的俩人,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
“天太闷,喝点酒,能睡得踏实一点。”巩辉点了点头,目光刚好扫向了杨东裹着绷带的手掌:“这是怎么回事,送酒送的不顺利?”

“没有,就是一点小麻烦而已。”杨东摆摆手,坐在了一遍。

“有什么需要,就张嘴,我和大辉现在挂着在逃,有很多不方便处理的事情,我们办起来不会有顾虑!”雷钢看着杨东,语气认真的开口道。

“没事,我跟在柴哥身边这么多年,如果连几箱啤酒都送不明白的话,就算白活了。”杨东摆手打断了雷钢的话:“何况我把辉哥们俩带过来,也不是为了让们干脏活的,前几年们没少照顾我,以后的日子,换我照顾们,等我把摊子铺开,稳定下来之后,就换一个好点的环境,给们养老。”

巩辉听完杨东的回应,微微一笑,随即岔开了话题:“大嫂那边,什么情况了?”

“还那样,人在医院养伤,等伤好了,就办理劳务签证去加国,我留了人照顾他们,这个咱们不用担心。”杨东把话说完,看了一下时间:“时间挺晚了,们喝着,我去睡一觉,今天送了一下午啤酒,晚上又喝了点酒,累了。”

“东子,有什么需要,随时跟我们张嘴,没事!”雷钢认真的补充了一句。

“呵呵,行。”杨东咧嘴一笑,去了隔壁房间。

……

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,罗汉就接到了马军约饭的电话,等中午的时候,杨东和罗汉、林天驰三人,直接打车赶往了约好的饭店。

当天中午这顿饭店,马军没用什么太高的招待规格,只是一家普通的小餐馆,不过包房里面的装修还挺温馨的,环境也算不错。

杨东赶到饭店,直接被服务员带到了包房,进门后,里面只有马军和穆宏中在场。

“穆哥,马哥。”杨东迈步进门,笑着向两人打了个招呼。

“哎!来,快坐!”穆宏中看见杨东三人进门,随即便从椅子上起身,很热情的迎了上去,在看见杨东手上裹着的绷带之后,使劲吸了一下鼻子:“小杨,今天叫过来呢,我也是想亲自向表达一下感谢!现在这个年头,处了多年的朋友愿意借钱给,就算是好哥们了,指望着谁帮挡刀,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!但咱们素昧平生,却为我儿子挨了一刀,说真的,我很感激,毕竟小永才十九岁,昨天如果真的被麦森……那他一辈子就毁了!”

“穆哥,太客气了,昨天的事,我确实是看不惯麦森去欺负一个孩子。”杨东莞尔一笑,没有多说。

“来来来,都坐下聊!坐下聊!”马军听完穆宏中的一番话,略带尴尬的起身,开始招呼众人落座,虽然穆宏中的一番话没有别的意思,但作为穆宏中的故交,马军之前在穆永差点被麦森挑了手筋的情况下,也确实没伸手,而是选择了旁观,所以听见这话,他肯定是不怎么舒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