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鹿直播app官网

昨晚在3号食堂里被耿江岳注入过灵魂印记的那些人当中,小白其实认识的并不多。

于是耿江岳从大楼第60层出来,下一个,就不知道该去找谁了……

没了具体目标,他胡乱地在整栋大楼里逛了三五分钟后,结果越看越心惊,26号楼的感染率,少说也在90%以上,几乎就是军覆没了!又过了半分钟后,也不知是耿江岳运气不错,还是被救的某老兄运气不错,耿江岳赶在丫彻底变异之前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,都顾不上那货满脸失忆的傻逼模样,二话不说,就消失在了对方跟前。

这种情况下,光靠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,已经挽救不了局面了。

挂件!还是得有辅助挂件啊!

安安家地下避难所里,被耿江岳一脚踹出我的宇宙的安安,正趴在她妈怀里嘤嘤痛哭,搞得安德烈满脸疑惑。要说失恋吧,他女儿和神使认识才几个小时,哪儿来这么深厚的感情,值得痛哭一场的?可要说不是失恋吧,安安这哭断气的样子,又很难不归类为失恋。难道是被神使非礼了?安德烈脑海中划过这个念头,可问题……那不是好事情吗?!

安德烈有点忍不住,实在很想问安安到底怎么了。

另一边,咩咩怯生生地坐在墙根,也不知道该怎么找她的大师兄,傻乎乎地一直盯着安安在看,因为大厅里又黑又安静,所有人基本上都已经睡了,竟愣是没人发现,多出了一个陌生的小孩子。就在这时,耿江岳忽然凭空出现。咩咩见到他,顿时露出笑脸,喊道:“师父!”

耿江岳低头一看咩咩,抬头一看安安,二话不说牵起咩咩的手,快步走到安德烈和他老婆跟前,拍了拍还在嘤嘤嘤的安安的肩膀。安安转过头来,红着眼睛抽着鼻子问道:“干嘛?”

耿江岳做人雷厉风行,直接把安安从她妈怀里拉出来,又把咩咩塞了过去,说道:“换一下。”说完,刷的一下,就没了人影。

安安她妈抱着咩咩,和安德烈对视一眼。

这特么……换一下算几个意思?

短发mm的黑白性感

耿江岳拉着安安,瞬间出现在26号楼,言简意赅:“来一发。”

安安转头怒视耿江岳,问道:“你当我是什么啊?用到我就让我来一发,用不到就把他扔到一边!”

耿江岳都毛了,这什么还跟老子扯毛的蛋?

再说了,那不是因为你自己嘴欠吗?!

于是直接怒视回去,吼道:“抓紧的!别磨叽!”

安安被耿江岳一吼,当场就气抖了,小嘴一瘪,呜呜哭着放了个光粒出去,边放技能边嘤嘤骂道:“王八蛋,不是人,就知道欺负我……”

耿江岳眉头紧皱,都懒得搭理她。

过了几秒,安安忽然消停下来,擦着眼泪,显得颇为震惊地报告道:“21465个变异的,1211个快变异的,还有三只……是你的本命守护神兽?”

耿江岳嗯了一声,果断道:“先救人,哪里没变异的人最多?”

“就这层。”安安又擦了擦鼻涕,惊奇地问道,“这里到底怎么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耿江岳拉起她的手,沉声道,“给我个具体房间的坐标。”

安安抓住耿江岳的手,手心泛起微微的光。

耿江岳的意识,马上和安安连接到了一起。

——这本是几个月前,徐震第一次调查时候,想对耿江岳做的,魏关山也曾经尝试过,但都没有成功,不过耿江岳在灵力值达到3600的大圆满状态后,对自己的精神屏障就有了微操的能力,可以凭主观意愿,接受这种意识共享的技能。

脑海中出现安安的“意识小地图”,耿江岳抓紧她的手,沉声说了句:“抓紧我,要是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,马上跟我说。如果彻底变异,我也救不回来。”

安安见耿江岳说得认真,原本内心深处某种开车的想法,立马也跟着缩了回去,认真地点点头,乖乖应了声:“嗯。”

下一秒,两人便瞬间出现在了26号楼医院的药房之中。

漆黑的药房里,荷尔蒙背对着芙蓉酥,手中照明术的亮度被控制得很弱,尽可能地节约着灵力值,刚好能看清柜子里药品的使用说明。

芙蓉酥变异的速度,仿佛越来越快,一管子解毒剂刚喝下去,没过几分钟,那毒素就像是报复一样,又再次涌现上来,感染的力道,明显比前一次更加凶猛。芙蓉酥浑身是汗地靠在一个柜子旁,意识越来越模糊。荷尔蒙也逐渐觉得身体发热,眼睛有点看不大清楚,他还以为是自己年纪大了,视力下降,便把照明术的光,稍微增强了些许,然后轻轻揉了揉眼睛。却然没意识到,眼睛里,已经同样泛起了浑浊的棕黄色分泌物。

火系抗毒制剂,尸毒抑制剂,变异生物病毒解毒剂,生化血清,光谱抗毒蛋白……

荷尔蒙从柜子掏出一大堆药品,但实在不知道哪个才真的有效。

他随手拿起一管,转过头来,要递给芙蓉酥,却冷不丁被扑倒在地。芙蓉酥满脸青筋地按住荷尔蒙,说话的声音,已经变得跟野兽一样,用仅存的一点理智道:“快……走……”

荷尔蒙看着芙蓉酥,下意识拔出枪,抵在她的额头上。

正要按下扳机,药房四周,陡然一片明亮起来。

两道大光明术的光,惊险万分地进入到荷尔蒙和芙蓉酥的身体。

两个人瞳孔中的毒素迅速消散。

荷尔蒙和芙蓉酥以那个要死要活的姿势对视了两秒,不等尴尬结束,突然用余光扫到耿江岳的荷尔蒙,赶紧把枪一收,推开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,还在懵逼中的芙蓉酥,翻起身就忙问道:“小耿!你怎么找到我们的?”

“没时间解释了,我特么还想问怎么哪儿都有你呢。你属地鼠的吗?会城打洞啊?”

耿江岳吐槽了一句,拉着安安,嗖一下就去了下一站。

芙蓉酥这时才回过神来,伸出手来,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难以置信道:“师父,速毒素好像完没掉了,刚才那是什么技能?”

荷尔蒙不确定道:“好像是一种,很高级的净化术。可凭他那点灵力值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……”